正如习近平同道所说的

2016-11-20 20:22

  孙中山在辛亥革命后的最初几年间,坚持的还是原有的思想观念。“护国运动”是为了保护辛亥革命建立的共和政体,“护法运动”是为了维护他在南京担负临时大总统时制订的《临时约法》。但他总是努力跟着时代的提高而先进。他的思想,包含对帝国主义、对列宁引导下的苏俄、对大众运动的认识,都在一步步发生变化。在陈炯明叛乱给了他很大打击后,孙中山对很多事都感到要重新斟酌。

  孙中山走上历史舞台时,中国面对的悲惨境遇使每个有爱国心的中国人都感到苦楚。中华民族承受本国侵犯者的任意践踏和宰割,被视为“劣等民族”;君主专制制度像繁重的桎梏压在人们肩上,庶民被视同草芥,没有涓滴权利可言;民生凋敝,宽大清苦大众在饥饿和逝世亡线上挣扎。有鉴于此,戊戌维新运动的志士谭嗣同满腔悲愤地写下了这样的诗句:“四万万人齐下泪,天边何处是神州。”

  君主专制制度不仅体现为政治、经济、军事统治,而且构成了一整套周密的意识状态把持网络。人们从童年起,就被灌注了高低尊卑明显的一套纲常伦理,认为那是理所当然的,违背它就是违反了做人的规则,就会受到周围人的责备和非议。这种无形的思惟约束,有时比有形的强迫起着更大的作用。辛亥革命在相称水平上也起到了解放思维的作用。本来被看作登峰造极的皇帝都可以打倒,还有什么陈旧的、分歧理的货色不可以摈弃?在《暂时约法》中,国民开端被看作国家的主人。孙中山做了常设大总统,仍把本人称为国民的“公仆”,也给人们带来一种全新的观点。只管离真正的民主政治还很远,毕竟有了一个新的开始。辛亥革命离五四运动只有很短的7年多时光,可以说没有辛亥革命就很难涌现五四活动。

  在救亡图存、振兴中华的志士仁人中,孙中山处在怎样的位置?毛泽东同志在60年前曾称他为“站在正面指导时代潮流的伟大历史人物”之一。党的十五大把他和毛泽东同志、邓小平同志一起,称为20世纪中国三个“站在时代前列的伟大人物”。在中华民族历史上受到这样高尚评价的,能有几人?

  振兴中华,需要怎么做?

  孙中山是这样一个人:他的信心和信心是不会容易改变的,但假如客观事实一再证实他原有主意行不通时,他可能决然毅然作出使四周人都觉得吃惊的新的抉择。

  “振兴中华”这个口号,是孙中山在中日甲午战役期间第一次喊出来的。10年后,他发表了一篇向美国人民呐喊的文章——《中国问题的真解决》。在文中他动情地写道:“一旦咱们改革中国的伟大目的得以实现,岂但在我们的漂亮的国家将会呈现新纪元的曙光,整个人类也将得以共享更为光亮的远景”。这些话是他在100多年前中华民族正处在苦难深渊中时说的,但充斥着民族骄傲和民族自负的豪情,没有半点半殖民地半封建国家常见的一味崇外媚外的可怜相。这恰是堂堂正正的中国人最需要的风骨和品德,也是孙中山能吸引那么多人跟随他独特斗争的主要起因。

  孙中山在香港西医书院(香港大学医学院的前身)受过体系的医学教导,是该校首届第一名毕业的优良学生,又是获得西医行业执照的第一个中国人,医术高超,在澳门、广州行医,被上流社会争相延请。但在他看来,国家民族的运气比个人的什么都重要。为此,他先后组织兴中会、联盟会等革命集团,动员反清武装起义,并同改良派进行了尖利的斗争,屡经挫折而愈挫愈奋,终于在辛亥革命时推翻君主专制制度,建破起共和政体。在这场奋斗中,他是中国革命民主派的旗号。

  君主独裁轨制在中国已经存在了多少千年,素来没有转变过。它有一个“头”,就是皇帝。国度的所有权利全都集中在皇帝手里。天子被看作神圣不可侵略的“皇帝”,他的话被称作“清规戒律”,国民不任何民主权力。辛亥革命一旦把这个“头”砍掉,全部旧有的社会秩序就全乱了套。这当前,无论袁世凯也好、蒋介石也好,都再也树立不起一个同一的、稳固的统治秩序来,这就为旧社会的瓦解跟革命的成功发明了方便前提。

  辛亥革命以后,孙中山依然保持救国救民的幻想信念,仍然在艰巨的环境中持续奋斗。但是,他苦苦寻求的理想信念始终没有实现。接着出现的是袁世凯复辟帝制、军阀割据和军阀混战,国家的情形一每天坏下去。孙中山努力发动的护法运动一再失败,连他一手培养起来的陈炯明在羽翼日益饱满后也背离了他。孙中山陷于伟大的苦闷中。

  站在时期前列的巨大人物

  中华民族的伟大振兴是一个漫长而又前后相续的历史过程,需要经由好几代人坚定不移的尽力。像一场接力赛那样,后几棒老是以前一棒已经达到的处所为起点,而又远远地跑到它前面去了。正如习近平同道所说的,不能奢求前人干出只有后人才干干出的业绩来。以孙中山为出色代表的前驱者辛苦首创的事迹,将永远值得后来人铭刻和悼念。

  中国共产党把孙中山的这个历史奉献称为“开创了完整意义上的近代民族民主革命”。这是一个了不起的翻新,在中国近代历史上值得大书一笔。称他“站在时代前列”“正面指点时代潮流”,首先就是指这些来说的。

  近代中国面对的问题可以说是千头万绪,孙中山提出了“民族”“民权”“民生”三大主张,也就是说要实现民族独立、民主政治、民生幸福。这就从近代中国面对的无数抵触中提纲挈领地捉住了三个带基本性的问题,并且明白主张要用革命的手腕来解决这些问题。在19世纪和20世纪之交的中国有不少思想家和政治家,他们在这个或那个详细问题上兴许提出过比孙中山更深入的看法,但在对中国问题的整体意识上没有人能超过孙中山;对中国历史前进发生的影响,在当时也没有人能超过他。

  五四运动后,一支新的社会力气登上了中国历史舞台:马克思主义在中国进步思想界得到敏捷传布,中国共产党成立了。在第一批中国共产党人中,林伯渠、董必武、吴玉章、朱德等不但加入了辛亥革命,而且参加过孙中山领导的中国同盟会。比他们年青一些的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等,也都受到过辛亥革命很大影响。他们都从辛亥革命中受到深刻教育,在思想上比以前跨出了一大步,随后又发明辛亥革命的重大不足,吸取它的教训,继承向前摸索。

  推翻君主专制制度

  对中华民族来说,这150年极不寻常,它使中国的命运产生了根天性改变:中国人民从受尽辱没、濒临消亡的苦难岁月中走出来,建立起一个新国家、新社会,今天正在中国特点社会主义途径上大踏步前进,创造出举世公认的辉煌成绩。这是一代又一代中国人前仆后继、坚强奋斗取得的结果。

  然而,单靠悲哀和恼怒并不能解决中国面对的问题,部分的改进和旧式的农夫战斗也不能改变中国的悲惨遭受。中国须要的是通过一次大变更,闯出一条和以往不同的门路来。

  当然,辛亥革命从另一方面来看又失败了:它并没有改变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性质,也没有改变中国人民的悲惨境遇。这是由于这次革命没有明确的反帝反封建的迷信纲领,良多人认为一旦推翻清政府的革命目的已经达到,就可以停顿下来进行经济建设,包括孙中山特殊重视的铁路建设了;这次革命没有发动并依附广大的下层劳动民众,而同面目全非的旧权势达成了让步;这次革命更谈不上造成一个由有共同理想和严厉纪律的进步分子组成的革命政党作为中心,把革命继续推向前进。孙中山虽然“开创了完全意义上的近代民族民主革命”,但究竟只是“开创”,并没有找到真正实现这些主张的道路和方式,更无奈确立更久远的目标。孙中山不能不受到历史和阶级的局限。

  为什么对孙中山可以作出这样高的评估?这需要从他所处的时代大背景和他在那个时代所起的特别作用来考核。能够这样说,他在当时所想和所做的一切,既是时代的产物,又可以“站在时代前列”并“正面领导时代的潮流”。

  (作者为中心文献研讨室原常务副主任)

  与时俱进,履行国共协作

  颠覆君主专制制度,这是20世纪中国第一次历史性的宏大变更。

  可怜的是,孙中山在这以后未几就过早地去世了。他在遗言中说:“余致力国民革命凡四十年,其目的在求中国之自在平等。积四十年之经验,深知欲到达此目标,必需唤起民众及结合世界上以平等候我之民族共同奋斗。”这是他从自己毕生奋斗中总结出来的根本的教训教训。

  正如毛泽东同志所说的:“孙中山在失望里,碰到了十月革命和中国共产党。孙中山欢迎十月革命,欢迎俄国人对中国人的辅助,欢送中国共产党和他配合。”在中国共产党人的赞助下,他下决心改选公民党,召开国民党一大,对三民主义从新作懂得释。他说:民族主义有两方面的意思,一是中国的民族自求解放,二是中国境内各民族一律同等。他还说:“本党此次改组,如果我们还不能把反帝国主义的纲要提出来,中国革命至少还要迟20年能力胜利,可叹!”对民权主义,他说:从前往往为资产阶层所专有,使它成为压迫布衣的工具,我们倡导的民权主义是为个别平民所共有,不是少数人所能私有的。对民生主义,他以为最重要的是两条:一条是平均地权,一条是控制资本。对均匀地权,他后来又提出“耕者有其田”的主意。所以毛泽东同志说:孙中山对三民主义的新的说明,跟共产党在中国民主革命阶段的政纲基础上是雷同的,固然也有不同的地方。

  今年是孙中山先生生日150周年。

  孙中山不仅“坐而谈”,更重要的是“起而行”。他不顾个人的安危得失,全身心投入革命。在他逝世一周年的时候,鲁迅写了一篇文章。文中写道:“他是一个全部,永远的革命者。无论所做的那一件,全都是革命。无论后人如何吹求他,冷清他,他终于全都是革命。”这是一个很高的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