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

2017-04-01 14:10

近年来,各地不少村庄引入公司化经营机制,树立新型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但因为没有法律上的“名分”,村委会在良多经济运动中莫衷一是。有基层村民就反应,因为村委会不法人身份,假如借不到组织机构代码,就没法签合同。

中国政法大学教学柳经纬告知记者,1978年的家庭联产承包义务制改造,将土地产权分为所有权和承包经营权,所有权归群体所有,承包经营权则由集体经济组织按户均分包给农户自主经营。在这期间,乡村集体经济所有制的主体如何界定仍很含混。民法总则草案对承包户的位置进行了确认,还断定了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法人地位,比以往的立法更进了一步。

此外,民法总则草案中,依照法人设破目标和功效等方面的不同,将法人分为营利法人、非营利法人跟特殊法人三类。

对此,谢鸿飞指出,根据民法总则草案,包含信托方案、资管筹划、基金、资产证券化等资产未来都可以独自登记设立独立的营利性法人。“举个例子,比方说信托公司有一个10亿的信托规划,此前,只有信托公司能够作为法人,信托公司破产之后就面临清理等问题。而今后,这个信托打算自身就可以作为特别目的公司,登记成独立法人。一家信托公司下面可以有多个独立的信托计划的法人,这样可以更好维护投资人好处。”

有专家表现,这是由于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不同于企业法人,又不同于社团组织,也不同于基层行政组织,是一种在法律上兼具行政、经济和社会集团综合属性的奇特组织,但其却是除国度以外对土地领有所有权的独一组织,这一独特的属性使其难与现行的很多法规兼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