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者作为一个忠诚的信徒

2016-11-23 21:08

尽管当时的人们并不清楚这个基本的单元毕竟是什么,但这一发现仍是让许多年轻人苦海无边,这给予了年青科学家一个解释物体质量的全新的方法。他们相信,只有晓得了物体所含的基本单元的数量和根本单元的质量,我们就能知道物体的质量。

人不知鬼不觉,历史的长河仍旧流淌了两千多年。两千多年的苦苦考虑跟漫漫追寻,我们仿佛找到了那个有关先哲朴实的问题的谜底。


艾萨克·牛顿

但牛顿的后辈有良多是无神论者,他们不愿接收物体的质量是上帝赋予它们的属性。只管对牛顿充斥敬意,但他们始终执拗地以为,存在一种简略而精美的解释,它会告知我们为什么世间万物的质量会有不同。

正所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牛顿说明明白了世间万物为什么有轻重的差别,却没能解释清晰世间万物为什么会有质量的差异。在这一点上,牛顿比起他的支撑者来说更加迷惑。或者作为一个忠诚的信徒,牛顿更乐意信任是上帝发明这个世界时赋予了万物不同的品质。

答案初现

跟着粒子物理学的飞速发展,经过好多少代学者不知疲倦地斗争,到了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迷信家终于树立起一个粒子物理学的“尺度模型”,它是对于我们世界最小组成单元的实践。至此,我们终于能够答复那个困扰前贤已久的问题??为什么万物有轻与重的差别。

荣幸的是,亵渎神灵并不给这些子弟们带来灾害,反而领导他们作出了更加瞠目结舌的发明。又经由了约250年的岁月,在二十世纪伊始,人们深入地意识到,咱们身边的空气、土地、屋宇甚至是生物体都不是不可宰割的,也不是无穷可分的,而是由有限多个非常渺小的基础单元形成的。